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男友的調教
男友的調教

男友的調教

陳梵優,大學一年級,到18歲生日前裡裡外外都保證是原裝的!卻在聯考前夕慘遭自己的……同班男友周健澤強行進入。

  而後,男友以她不是「在室」為理由,開始找他那些豬狗朋友來家裡一起享用美味的「佳餚」。

  剛開始小優非常抗拒,認為自己遇人不淑,才會落到這種下場,聯考前夕被強暴,考不到理想的大學,還要跟男友以外的男人做愛!

  而且他那些朋友都非常變態,喜歡在奇怪的地方做愛,還常餵她吃一些網購的春藥或按摩棒來折磨她,但漸漸地,小優也慢慢接受這種奇特的待遇。

  在阿澤租屋處,房間裡擺著一張廣大的雙人床,床上零散著各種的情趣用品和潤滑液。

  小優的兩粒嬌嫩的乳頭上貼著跳蛋,男友阿澤用力地幹著自己的嫩穴,搞的小優嬌喘連連,兩手也不停閒地幫阿澤剛找來的兩位朋友打手搶。

  嘴裡還含著阿澤剛射出來的腥臭精液,他不准自己喝進去也不能吐出來,只能含到他射在下面的小穴為止。

  「靠!要射了……小優……你希望我射進哪裡呢?!嘴裡?還是淫穴啊?」 阿澤一邊用力地挺進,一邊問著,不時還停下來觀察小優的表情。

  但小優嘴裡含著精液無法說話,只能嗯嗯嗚嗚的叫著。

  「不說話就是不要我幹囉!那我只好抽出來了。」

  小優不能說話,又怕阿澤真的不幹了,雙腳用力夾著阿澤,見阿澤還是不為所動,小優的腰部竟然上下律動了起來。

  看到小優的動作,三人輕笑著。

  「小優好淫蕩唷!真怕阿澤不幹啊!阿澤,你也快點,我快忍不住了。」

  阿澤捧起小優的上身開始大力抽送,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小優的嫩穴給搞壞一樣。

  再插了百來下後,才將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小優的蜜穴中。

  小優也把口中的精液嚥下,嘴裡還不時發出嬌喘和好爽等字眼。

  一見阿澤抽出,另一名朋友趕緊填捕空缺,捧著發燙的肉棒用力往滿是精液的蜜穴插入。

  高潮未退的蜜穴又被狠狠的插入,小優只能哀叫一聲,嘴裡立即又補上一根肉棒。

  原來是另一位沒能搶到好位子,只好拿小優的嘴來發洩。

  「恩……啊……就是那裡……再用力多插一點……用力插小穴……」

  床上的小優不斷的呻吟,腰部的動作沒停過,紅嫩的嘴裡含著男人的肉棒,胸前也趴著一個男人不斷地抽插著她的蜜穴,小穴裡還留著男友剛剛射入的精液。

  「小優好棒,好會吸!再多含一點……對……很好……連根部都要舔到,還有蛋蛋也要一起含到!」

  在上頭的男人叫阿佑,是阿澤的高中同學,長得一副相貌堂堂的模樣,骨子卻崇尚著SM的性愛,那些情趣用品都是他珍藏。

  雖然與阿澤上不同大學,不過都還是有再連絡!也是繼阿澤之後第二個強暴小優的。

  「不行……太爽了……我要射了,要出來了……啊……全射進去了……」在下面的男人是阿佑的朋友,叫阿新,因為常常在一起喝酒,所以也就認識阿澤和小優了。

  「不要……還沒高潮……還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再插進來……」

  不管小優的喊叫,阿新不斷加快速度用力往內部衝刺射精,射完還用力地抽插了兩下才拔出肉棒。

  因得不到滿足的小優不停擺動身軀,還把阿佑的肉棒吐出來,手指開始幫自己自慰起來,嘴裡還一直發出嗯嗯啊啊的淫叫,伴隨著高潮的來臨,手指越動越快。

  「要去了,啊……啊……小優要去了……」

  卻在要高潮之際,手指卻被阿佑硬生生抓開,快感再一次被打斷,小優難忍痛苦地求擾。

  「拜託……給我,好辛苦……下面好想要……」

  阿佑冷笑著,單手將小優的兩手高舉過頭。

  「小優哪裡想要,不說清楚,我們怎麻幫妳?」

  「下面……小優的淫穴想要高潮……想要大肉棒用力地幹,給我……」

  「小優真不乖,我這根肉棒都還沒爽到,給我繼續含,如果讓我射了,我就考慮讓妳用手。」

  站在一旁阿新和阿澤也都加入戰局,只將一根細小的棒子插入小優的蜜穴,便要她將三人的肉棒都含過才讓她高潮。

  三人高高地站在小優的面前,小優只能蹲在床上幫他們含著肉棒。而他們不時還用腳趾去撥弄那根細棒,讓小優根本無法認真幫他們吸!

  小優真的受不了,不管三人是否射了,竟然自己頂著細棒摩擦床鋪達到高潮。

  三人見狀都傻眼了,尤以阿佑更不爽,他都還沒爽到,這女人敢比他更早,骨子裡那SM的血液又開始沸騰。

  「哼,看來小優希望更被慘忍地對待喔!」

  阿澤和阿新都明白阿佑口中的意思,笑了笑就走到旁邊看好戲了!

  阿佑拿起一根按摩棒,上頭還有一粒粒的突起物,長度更達25公分,看得小優內心既怕又癢癢地!心想如果被這麼大根的搞過,小穴會不會壞掉。

  阿佑將小優的雙手用麻繩綁起來,把貼在乳頭的跳蛋撕開,將按摩棒交給阿新,要阿新用力地插入搞小優的嫩穴,阿新當然義不容辭,掰開小優的蜜穴大力地插入。

  小優從沒被這麼大按摩棒的搞過,痛苦地擺動身軀,還好之前的精液還在裡頭,要不然一定會裂開的。但小優還是不斷叫痛,眼淚直流!

  阿佑繞到她身後將她抱起,用潤滑液抹在肉棒上,頂著另一個洞來回地摩擦。

  從未被開發的地方被來回摩擦,小優本能地緊縮後頭,被又因前頭被插著巨大的按摩棒而放鬆。

  「啊……好痛……不要了……啊啊……小穴插壞了……再用力一點插……把嫩穴搞壞吧!啊……太爽了……要高潮了……就是那裡……用力插……用力……小穴要爽死了……」

  小優一邊抗拒卻又一邊迎合阿新的動作,嘴裡胡亂淫叫著,在痛苦中達到了高潮。身軀不斷顫抖著,就算高潮了,阿新的動作沒停過,還是不停地往深處插入。

  「小優好色,這樣都能高潮,那我們來看看用屁洞玩是否會一樣爽?記住喔!是我幫小優的屁洞開苞的。」

  話才剛說完,阿佑就用力插進小優的屁洞裡,未事先潤滑和愛撫過的地方被人用力地玩弄,小優痛到話都說不清,連叫出口的聲音都嫌無力。

  「啊啊……痛……好痛……別……插了……會死……痛……」

  阿佑不管小優的哀叫,不斷地挺進作活塞運動。嘴裡還唸著︰「媽的,有夠緊,爽。」

  並瘋狂地幹了起來,以報剛剛沒爽到的仇。

  「叫什麼叫,等一下就有妳爽了,先幫我含吧!敢咬下去,就要妳好看!」

  阿澤提著肉棒塞進小優的嘴裡要她含,但她痛到沒力氣,阿澤只好捧著她的頭直接幹起來。

  阿新看到大家都有得插,就將小穴的按摩棒拔出,拔出時還發出噗哧一聲,之前的精液還流了出來,阿新伸手將大部分的精液挖出後,將早已挺立的肉棒趕緊插入。

  小優這下三個洞都被插入肉棒,下體的兩個肉棒還不斷相呼應,搞的她淫水直流。浸溼了床單。

  「你們看看這小淫婦,剛剛直喊痛,現在已經自己挺腰要我們幹了。」

  阿佑一邊幹一邊說著,兩手還用力掐著小優的乳頭。

  「對啊,我的肉棒都被她的淫水給弄溼了,淫穴還不斷吸著我的肉棒。」

  「小淫婦,我們這樣搞你爽不爽?含深點,快……射了!全吃進去。」

  阿澤不斷深進小優的喉頭,還將精液射進,小優將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進去。還把他的肉棒舔的一乾二淨。

  阿佑這時也射精了,但他卻不想射在動裡,而是抓起小優的頭,將插過肛門的肉棒塞進嘴裡,一陣惡臭傳來逼的小優想吐,卻又因阿佑的肉棒硬塞著而無法吐出,阿佑就這樣射進小優的嘴裡,還故意不把肉棒抽出來,硬是要小優將精液吞入。

  阿新也如法泡製要小優吞精液,就這樣小優的嘴裡和喉頭滿是精液的味道。

  「她的屁洞還開著,接下來換我吧!」阿新猴急著想插入,卻被阿澤抓住︰「換我吧!我等很久了。」

  兩人在那爭著誰要先插入,阿佑冷笑著發表他的高見。

  「有什麼好爭的,兩個一起插就好了!」

  聽到這話,三人都愣住了,一人是小優,她無法想像兩根肉棒在她屁洞裡,會是怎樣的折磨,二人是阿澤和阿新,他們沒想到阿佑會這麼說,兩根一起進入,小優肯定會死的。不過!那會是怎樣的爽法呢?那兩人又都想躍躍欲試。

  【完】